標王 熱搜: 化妝培訓  蛋糕  調酒  美妝培訓  企業培訓  成人  小學  針灸推拿正骨培訓網  雙語幼兒園  沈陽建筑大學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考試資訊 » 學歷考試資訊 » 正文

關關難過關關過,小升初家長要闖的三大關卡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9-08-30 15:05:27  來源:搜藝培訓網

 家長課堂,聚焦中國千萬家長核心需求,圍繞國內外升學擇校、青少年成長、家庭教育等熱點,通過活動沙龍、視頻直播等形式,助力中國家長成長,向教育焦慮say no!

濟南某校小升初報考現場 家長擠爆
濟南某校小升初報考現場 
剛剛過去的暑假,一位北京海淀家長在網絡上分享了自己把娃送進人大附中的經歷。這位家長從三年級開始,悉心規劃,犧牲每個周末和假期陪孩子讀輔導班,經過無數次選拔考試,歷時三年半,最終把孩子送進海淀區也是全國最牛的中學。

除了勞心費力,這份經歷背后,還附帶一個賬單:給孩子報的輔導班,花費30萬。

中國家長們是可愛的,他們大多數并不認同用應試教育的標準來衡量自己的孩子是否優秀,但在現行的教育體制下,任何孩子都繞不過,于是家長們將應試能力也當成一種素質來培養,并選擇相信,擅長考試,也是一個將來可以安身立命的本事。

三年級之前,這位海淀家長帶孩子逛科學館、展覽館,學游泳、畫畫、唱歌、擊劍……,凡是孩子感興趣的都支持。興趣培養和應試培養的天平在三年級結束后的第一個暑假開始傾斜。三年級之后,家長停掉了所有興趣班,開始陪孩子背古詩、背單詞,“孩子的教育進入應試教育階段”。

你繞不過去,就必須攻克它。

從四年級開始,此后的每個周末、寒暑假,孩子幾乎都在學習或考試。準備小升初。

小學升初中要考試嗎?不,但牛校小升初需要選拔,選拔就要考試。

九年義務教育取消了小升初統考,然而只要中考、高考還是選拔的屬性,各中學就會把對優秀生源的招攬,上溯到小升初,甚至是幼升小。好學校的學位是有限的。

不上牛校可不可以?這不是一個家長真心會問的問題。家長們會問,總有人會贏,為什么不是我娃?在競爭日益激烈且充滿變數的未來面前,家長們不太敢佛系。

牛校的吸引力并不只在升學率,還有先進的教育理念和教學方法、強大的師資、豐富的資源,孩子從小培養的良好的學習習慣、自信、以及優質的同學圈……

大城市的家長們越來越相信,清華北大能不能進,孩子能不能成才,在小學階段就已經決定了。

如何進牛校?海淀的那位家長,沒有詳細介紹三年半里報了哪些輔導班?孩子參加了哪些考試?成績怎么樣?通過何種途徑被錄取?除了提前規劃、千辛萬苦和花了30萬,他什么也沒說。那是別人的故事。

城市普通家庭怎樣才能打贏小升初這場仗?四處補課開掛的家長們心里沒底。他們有學歷,擠得出時間和精力,也不缺30萬。我們整理了各地的政策文件和媒體報道,發現答案其實就在名校小升初的招生條件里。

三大條件:戶籍學籍房產、名校錄取途徑、孩子的簡歷成績和資質。

這三大條件,像三大關卡,一關一關考驗著家庭背景和財力、家長的時間精力執行力,以及孩子資質,這是一條艱難的通關之路。在沒有全部通關之前,名校大門只會緊緊關閉。

第一關:戶籍學籍房產

沒有戶口在城市上學太難了。

以北京為例,非京籍家長想為孩子選擇優質教育,同時又希望把孩子留在身邊照顧,從目前非京籍入學政策看,姑且不論最終的高考,就說從幼兒園入園到義務教育階段,每一步都是艱難萬分!

從幼兒園入園開始到幼升小到小升初,縱觀北京各區各級學校招生簡章,入學條件全受戶籍學籍和房產的限制。而非京籍學生在北京上學必須辦理“借讀證明”,否則有錢也不一定行。

根據北京市教委規定非本市戶籍學齡人口入學的要求,需要由街道社區審核五證并開具在京就讀證明。

這五證分別是:

1、在京務工就業證明;

2、在京實際住所居住證明;

3、全家戶口簿;

4、在京暫住證;

5、無人監護證明

教委公開的外地學童在北京借讀規定是5證,但是5證可以衍生出近20多證。辦齊這些證件需要耗費大量的時間精力,心酸全在媒體的報道里。


去年,微博認證為“北京粉筆藍天科技有限公司CEO”的博主“粉筆張小龍”,發微博吐槽非京籍入學難的問題。作為一個在京納稅幾千萬甚至近億的企業CEO,孩子在北京竟然都沒有學上,兜兜轉轉還要搞學籍,不得不說,真的太難了。

非京籍,是一個很難開口的話題。這短短三個字里,有太多家長的無奈掙扎。據統計,在整個北京小學入學的孩子中,有近4成是非京籍。而這其中的大部分孩子,將會在中考時離開北京,返回老家讀高中。三年后,再通過自己努力考來北京的大學,和父母團圓。

就連大家熟悉的易烊千璽也不例外,四字弟弟打小北京長大,但戶籍在湖南,所以中考時不得不回到湖南考試,高中也在湖南就讀。

成功商人、明星都沒有辦法,更何況普通家庭……

當北漂家長還在為入學資格發愁的時候,北京家長已開始考慮“擇校”的問題:不少想擇校到東城、西城、海淀等基礎教育較強區縣的家長,將孩子的戶口轉入“擇校”所在區縣的“指定區域”,從而達到按照“就近入學”也能上個“好學校”的目的。除了轉戶口,“就近入學”還有一條是“家里住得近”,換句話說,你得買房。

至于房產,學區房的報道就更多了。

北京西城區的一個半地下室可以賣出1050萬的天價,北京西城區文昌胡同里,一套只能擺下一張床的11.4平米的舊房,以46萬元/平米總價530萬元的高價賣給一心想要孩子上北京實驗二小的家長,其價位甚至能將萬千豪宅遠遠甩在身后……

好的資源,到哪都是“貴的”。

對大多數有條件在大城市入學的家長來說,孩子有學上就已經很滿足了,至于能不能上好學校,實在無力顧及。

戶籍學籍房產,是橫在小升學家長面前的第一個關卡,是孩子上學的基本條件。

事實上,除北京上海等落戶比較難的城市外,國內大多數城市的落戶條件這兩年在放寬;各地政府不斷出臺措施治理擇校和天價學區房問題。

不管怎么說,這一關的考驗比較簡單直接,戶口和人民幣,很多家庭過關比較容易。沖過這一關,才是真真的小升初大戰!

第二關:名校錄取途徑

除了依賴戶籍學籍對口直升,很多重點中學為了額外選拔優秀生源,會開通其他錄取渠道。這些渠道信息有的是公開發布,有的只存在于歷屆家長的口口相傳里。這些渠道包括:特長班、占坑班、點招、共建生、住宿生、早培班等等等等。而且,往往一所中學同時開通多種錄取通道,每個通道的招生要求不一,報名考試時間不一。沒有經驗的家長一頭霧水,陷入招生信息海里。

以特長生的身份進入重點學校,大家應該不陌生。點招,顧名思義就是點名招生,學校看上了某個孩子,給家長一種暗示,一般都是成績頂尖的牛孩。共建生是指,孩子上某個中學,不受行政區域、學籍、實際居住地、戶籍的任何影響。一些大型的企業為了滿足員工子女就近入學,會與多所知名中學建立“共建”關系。

占坑班,小升初孩子的家長不會不知道這個詞。

小升初占坑班指的就是:確定目標中學后,報名參加目標學校的培訓或與目標學校有關的培訓,占上一個位置,等待參加最終的錄取考試。可能聽起來會有一些拗口,簡單點來說就是一些“名校”和市面上的一些機構進行“合作”,只要參加這些機構的培訓,就可以為孩子“占一個名額”。

占坑班考試培訓機構廣告占坑班考試培訓機構廣告
家長們混跡各大論壇,搜索進坑信息,請教各路大神,篩選真假傳言。對坑班信息,家長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而且占坑還要趁早。許多孩子從小學三、四年級,甚至二年級就開始犧牲周末和節假日,到占坑班學習奧數、英語,并進行多次考試,只為占據靠前位置,以求被“點招”。為保險起見,一個孩子通常要占好幾個“坑”。

坑班的激烈程度令旁人無法想象:以北京為例,僅海淀七大名校就有100多個“坑班”,總招生人數超過5000人。更令人語塞的是,這個池子里最終只有500人上岸,90%的孩子只能絕望地在河里蹬腿——他們的成績單,名校招生官連看都不會看一眼。

占坑班加重了家長和學生的負擔,是多年來被人詬病的教育頑疾。早在2009年,北京市教委就發文要求各區縣自查自糾小升初培訓班,隨后幾乎每年都會發文要求“堅決禁止”、“徹底清理”占坑班。盡管相關部門多次重拳治理,占坑班卻依然在培訓市場“暗流涌動”,甚至“轉型升級”。

占坑班屢禁不止的背后,對中學來講,有其存在的根本邏輯:將“違法”的小升初畢業考,轉化成加入坑班后的若干次MK——秘考,通過監控小學生長達幾年的學習數據,在畢業前就將尖子生招入麾下。

至于特長班,音樂、舞蹈、繪畫、體育、計算機,哪個特長不是用錢和時間砸出來的。花錢耗時不一定行,但不花錢不用心培養一定不行。

對于名校而言,“坑班”、“特長生”、“住宿生”、“早陪班”將尖子篩選出來,而“共建生”則保證了名校的各種辦學資源。肩負選拔培養優秀人才的重任,掌握一定招生自主權的名中學,是沒道理不搞這些的。

有家長戲言,“哪一年的小升初禁令最嚴?下一年。” 還有家長反駁,“禁坑班?誰信誰有病!” 。家長們是“心甘情愿”的,他們搶著投入大坑,帶著孩子,寒來暑往三四年,搭上交通、飲食、輔導班等等花去的十幾萬辛苦錢。

孩子那么小,童年快樂不快樂?如果家里條件非常好,能提供很好的生活,另當別論。對于大多數普通家庭的孩子,如果童年真的可以很快樂,那么他成年之后還能快不快樂,就不知道了。

這一關,考驗的是家長的信息收集能力、錢包和精力,是最耗時耗力的一關。

第三關:簡歷、成績和資質

現在名校幼升小、小升初是要看簡歷的。去年一篇題為《幼升小的牛娃怕不是愛因斯坦轉世》的文章,刷新了人們對“神童”的認知:一個5歲的孩子“懂得核反應堆”“學過微積分”。“牛娃簡歷”的出現,原因在于家長想為孩子在名校的選拔中脫穎而出,贏得一張“入場券”。

小升初家長為孩子們制作的牛娃簡歷,雖不能像“5歲神童”一樣夸張,但也要精心包裝。

牛娃小升初簡歷 各種競賽成績牛娃小升初簡歷 各種競賽成績
在小升初的激烈的競爭中,一個十歲出頭的孩子必須通過簡歷讓學校看到他優異的成績,并相信他有很大的培養潛力,這光憑學校的平常考試成績是不夠的。候選人全都是本校期末考試第一名,難以區分誰更優秀,更不能展示德智體美勞各方面的綜合素質,于是學校和家長不約而同地將目光轉向全省甚至全國范圍的各種競賽。

五花八門的競賽已經成為名校選拔和校外補課機構斂財的不二法門。課時費之昂貴,補課時間之密集都令人咂舌。為了備戰競賽,小學二、三年級學生一周七天無休,學習初中英語、數學知識在補課班中再常見不過。超前教學是小升初補課常態。

近幾年,國家三令五申,嚴禁將奧數作為義務教育階段升學與入學的依據,奧數遇冷。英語、信息等考級、考證熱卻又持續升溫。背后是小升初簡歷對證書的需求,雖然學校不會明文要求“證書”,但家長們認為,英語、信息等權威證書是名校的敲門磚,也是升入理想學校的砝碼。

多證在手,升學不慌。

據江蘇媒體報道,今年上半年南京KET、PET考試(劍橋通用英語考試)太火爆,報名名額7秒內就沒了,考位需要秒殺!很多家長準備再去離江蘇距離較遠的省份報名試一試。

8月16日,一則全國青少年信息學奧林匹克聯賽(NOI)從2019年起暫停的消息引來不少家長擔心。“剛看到這個消息后,我們微信群內一片恐慌,但是后來教練讓大家安心,說這個賽事將以考級的形式繼續存在,我們就定心了!”

廣州小升初,大部分采用學區劃片的方式。片區里有好的初中,家長一般不會太緊張,但如果有教學質量差的學校,家長就會怕小朋友派位到那里,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為了 “逃離”這些學校,家長們會幫孩子升入辦學質量好的民辦初中。因此,讀各種課外班、參加各種比賽不可避免,都是為了面試民辦初中時,能交出優異成績和體面簡歷。

有需求就有市場,截至2018年6月21日,全國已摸排校外培訓機構超過20萬所。試想一下,這么多培訓機構機構會頒發多少證書,拿到這海量證書的孩子們,有多少是真正出于興趣而學?

曾有一篇刷屏爆文《瘋狂的黃莊》描繪了海淀黃莊周末補課的場景:

每到周末,海淀劇院門口的知春路總會堵車。原本的雙車道只剩下一條,因為外側車道完全成了停車場。一輛輛等候在路邊的私家車上,背書包戴眼鏡的學生們行色匆匆,出入于各個課外班。擁堵最嚴重的銀網中心,同時也是課外機構的大本營。這里駐扎著新東方、學而思、立思辰、高思、杰睿等數十家機構,上百間教室,幾百張課桌……而這,僅僅是海淀黃莊作為“學霸中心”的冰山一角。方圓幾公里之內,匯聚了人大附、北大附、清華附、八一學校、101中學、中關村一二三小等各路名校,以及數不清的校外培訓機構。

機構背后,是趨之若鶩的家長和辛苦的孩子。

“簡歷”這一關,考的是輔導班,同樣考驗的是家長的錢包和精力。

而付出金錢和精力后,能不能出成績,考驗的就是孩子的資質和學習能力了。

哪個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既聰明又優秀?但人和人的資質是不同的。

有人天生靈敏,有人反應遲鈍。有學霸,就有學渣。

這兩年微博上、朋友圈里、短視頻平臺上,經常能看到“陪孩子寫作業”的話題,孩子太笨了,家長陪寫作業陪到心梗,陪出動脈痙攣……

看下面的視頻,來感受一下家長排山倒海的憤怒:

沒有人愿意相信,自己的孩子不夠聰明。尤其是985、211名校畢業的學霸父母。最近好像網上關于“我是985,211學霸畢業,為什么我兒子就是個學渣”的討論特別多。前些日子,科幻作家郝景芳的《我和老公清北畢業,能接受自己的孩子讀三流學校嗎?》一文刷爆朋友圈,與學霸父母輔導孩子寫作業崩潰的熱搜相映成趣,孩子看了沉默,家長看了流淚。

一線城市的適齡兒童家長,多是70后、80后,是經過高考殘酷洗禮篩選下來的人才。本以為孩子會繼承自己的聰明才智躺贏在起跑線,結果娃卻平平無奇泯然眾人。能讓從小到大拿獎拿到手軟的天才學霸爸媽看了只能干著急的,恐怕只有自家娃的成績單了。

孩子親生的,打不得罵不得,只能《守候著我的笨女兒 直至她花開爛漫》。

普通人人生的三次成長:接受父母是普通人;接受自己是普通人;接受孩子是普通人。普通人也可以有不凡成就,但不是揠苗助長,而需要水到渠成。

或許,學霸爸媽們真的不該太苛責孩子,畢竟,在一群從小接受雙語教學,小學學初中,初中學高中,高中學競賽,左手鋼琴籃球特長興趣,右手天文地理時事政治的同學們中間,能排個中游已經很不容易了。現在的孩子,都太厲害了,以至于4歲孩子1500的英語詞匯量,在美國足夠,在海淀卻是遠遠不夠的。

名校小升初的三大招生條件,背后考的是家長,他們不愿意把孩子的教育交給冷冰冰的電腦派位,他們賭上精力和金錢,傾盡所能為孩子謀劃,將整個家庭改造成了適應教育模式的戰爭機器。

小升初闖關背后是一個個焦慮又疲憊的家庭。

不甘心的家長,開始把目光投向國外,準備美初申請和英國13+考試,那又將是一個個焦慮又疲憊的故事,我們以后有機會再聊。

對孩子的教育來說,這一切還只是開始,他才10歲而已!最開頭提到的已經上岸的海淀家長,提前將孩子整個中學六年的課外輔導計劃了一遍,并計算了時間:課外班每周多學14個小時,每月四周,中學六年,共多學4032小時。他相信,結果的不同,就在這多出來的4000多個小時里。

 
 
[ 資訊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違規舉報 ]  [ 關閉窗口 ]

 

 
推薦圖文
最新資訊
點擊排行
?
 
網站首頁 | 城市列表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網站地圖 | 排名推廣 | 廣告服務 | 積分換禮 | 網站留言| 科技助手 | RSS訂閱
 
3d两胆全托